为什么那么多人同情快播

| | 0 Comments

近几天来,“快播”仍然是热点讨论话题。有意思的是,作为被告的快播,获得了相当多的同情,有人戏言,怎么一觉醒来,“我们都成了快播人”?

一般情况下,一场直播的庭审中,公众的同情心容易向弱势的被告一方倾斜,更何况,快播曾有4亿用户,这种“感情分”很好理解,而在这场直播中,显然更优秀的辩方,也理所当然获得更多的共鸣。

但是,庭审只是表面的。快播之被同情,毕竟还有深层原因,而这些原因,也恰恰是法治中国进程中需要面对并解决的。

首先是法如何责众。快播获罪,被认为是“放任大量淫秽色情和侵犯他人著作权的视频广泛传播,并因此牟利”。虽然法律条款和单个案件间,有若干程序问题,但老百姓不会一条一款对照那么多。在老百姓认知中法和理是统一的。既然快播“传黄”,那某某,某某和某某,还不是同类软件,为什么传播犯法,别的就不犯法呢?这种认识很粗糙,但未必没有道理。

再者,在快播兴起的2007年,互联网视频还是草莽江湖,视频技术没有现在成熟,法律规范也没有现在明晰。新技术与新企业的兴起,是自我生长,瓜熟蒂落的过程,但监管却应密切关注,同步成长,凡等“猪养肥了再杀”,旁观者总会有议论。

最后的问题是关于淫秽法规。快播触犯的是刑法中关于“传播淫秽物品”的条规。几乎每次有涉黄案件出现,都会引起争论,这其实是在提醒我们,这样的条款本身是不是要再思考,是不是符合作为自然人的人性,符合社会人的规律。毕竟,用刑法打黄,在世界上并没有很多国家使用。

法治说起来是严肃、严谨的系统,但法治的起源,无非是规范人的行为,帮助人在人群中存在,所以人群的感受也应有校准法治的作用。假如某些案件,或者某一类案件引起强烈的争论,这其实是好事,因为这在提示着,法治系统需要做检查、更新与升级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